77.舔她 нǎιτǎňɡщō.cōм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她垂眸,与宋持风对视,暧昧如同宇宙爆炸中产生的黑洞,将周遭所有空气都尽数吸入,让宁馥只是看着宋持风的眼睛,便感觉到有一点点缺氧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得好快,好像胸腔凭空长出一片无垠的草坪,上面骏马铁蹄驰骋,此起彼伏,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宁馥,你过来一点。

    男人声音极暗,让宁馥恍惚之间好像看见黎明之前的至暗时刻。

    她膝盖贴着医院的床单,往前蹭了两步,男人的手顺势抬起,沿着她的大腿外侧一路摸上去,滚烫掌心准确地熨在她的臀肉上。

    继续。

    他声音很轻,却像两团没有重量的火,在宁馥心上烫了一下,烫得她一个哆嗦,手指便滑入腿缝间,掰开那一对肉瓣,碾着长得小巧精致的肉蒂,来回揉动。

    嫩肉迅速充血,呈现出殷红的颜色,偶尔被他看得久了,还会小小地颤抖一阵,好像小朋友快要哭出来之前情绪的酝酿。

    宁馥不敢怎么动,她能感觉到男人胯间的鼓包就在后面耸着,散发着似有若无的热气。

    同时宋持风的手就在她的大腿外侧来回,缓慢而轻柔地游移,在她皮肤上留下一阵一阵滚烫的酥麻。

    嗯哼嗯

    明明她已经明令禁止宋持风动手,但他还是用眼神与掌心的温度强势地参与进来。⒲ǒǒ⑯.Ⅵℙ(woo16.vip)

    快感攀升在宋持风的推波助澜之下格外迅速,不消片刻,宁馥便不得不再额外分出一分精神去控制自己的喘息与闷哼。

    她咬着下唇,双颊浮上欲望的粉红,修长天鹅颈在侧头的瞬间,皮下纤细软骨浮现,支撑出利落而分明的线条。

    宋持风的大掌贴着她的臀瓣,五指微微发力将她的臀肉捏在掌心:插进去,就像我操你那样。

    宁馥的快感神经并没有在臀瓣上分部太多,至少每一次摸自己的屁股,她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,她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因为宋持风的爱抚而平生出一些快乐,还是被他的掌心烫到不得不轻哼出声:唔宋持风

    身体本能地听从他的话,食指与中指并在一起,难耐地探入已是一片湿热的巢穴。

    软媚的肉一下吸附上来,充沛到快没有附着点的浓稠淫水渗入并紧的指缝间,润滑着宁馥每一次的插入与抽出。

    毕竟是她自己的手指,无论从粗细还是软硬上来说,比起宋持风的性器都要差上一大截。

    但宁馥垂眸,迎上男人沉热目光的同时,却感觉那种快意并不比男人真的插进来要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高耸双乳上那一对小小的乳尖儿紧紧地绷着,嵌在乳房上昂扬上翘,宋持风抬起另一只手握住她的乳,拇指推着她下滑的睡裙裙摆送回小女人的下颌处:咬住,别掉下来,我想看你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无论怎样的淫靡荒诞好像都在气氛使然之下变得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宁馥低头,咬住自己的睡裙裙摆,朝男人掌心方向挺了挺胸,将乳肉更加妥帖地送入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她确实尤物得过分了些,一双圆乳叫宋持风直接握了个满手还有盈余,他掌心爱怜地托着她的饱满,拇指指腹从下往上反复勾勒出那饱满到叫人澎湃的线条,而后将那顶端的红樱桃衔在指间,发力摁压,拉扯,旋转。

    每一下快感都来得捉摸不定,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淫水很快脱离原有的规律,好像也被男人抓进了掌心,叫宁馥恍惚之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好像她并不是在自慰,而是和宋持风做爱;插在她身体里的也并不是自己的手指,是宋持风的性物。

    这一切好像变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上位,宁馥眯着眼儿,腰臀开始不受控制地前后扭动,想要将穴内的异物吞得更深,啮咬更紧。

    宋持风看她双眼含泪咬着下唇的样子就知道她是真的爽到了,伏在她臀肉上的手猛地收紧,再松开,在她臀瓣上轻打了一下

    啪地一声脆响,就像是拍打在汁水饱满红瓤沙甜的西瓜上,身上小女人应声一抖,宋持风便扣着她的后脑将人压着俯下身来。

    她张嘴,还带着些许唾液湿润感的裙摆就落在他下巴,两人忘情接吻间,宋持风感觉到口中馨香柔软的小舌猛地一僵,便知道她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哪怕高潮,他依旧不放过她,紧缠着她的舌尖,享受她在高潮冲击下变得懵懂的回应。

    她的双乳就像是下坠的水滴一般贴在他的胸膛 ,宋持风手从宁馥的后脑往下紧扣住她瘦薄的后背,压着那一双振翅欲飞的蝴蝶骨,如痴如狂地夺取她口中的甘津,恨不能就这样与她融为-体。

    直到宁馥回过神来,怕压到他的伤口侧躺在他身边,宋持风才握着她的手腕,张口细细地舔舐她指尖与掌心残留的淫水。

    你干嘛

    宁馥哪知道他把自己手抓过去是干这个,脸上正烫着,指尖已经被他含入口中,舌尖绕着她的指腹打转。

    他每一下 动作都充满了性暗示的味道,灵活地从她指腹舔到圆润的指甲盖,让宁馥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曾几何时他跪伏在她腿间,以一种难以想象的臣服姿态用唇舌将她舔上高潮的画面。

    男人抬手关了正对病床的顶灯,只剩远处一盏灯,莹白光线还被绕病床一罢的床帘挡去大半 ,让这一方天地中涌 动的尽是浓稠到几乎要滴出液体的暖昧。

    方才刚得到满足的私处再一次出现躁 动的空虚感,宁馥的掌心被宋持风舔得酥麻极了,她本能地夹了夹腿,就看宋持风将她手上淫水舔干净后,在她手腕上轻啄一口。

    又想要了?

    单人病床再宽敞毕竟也只是单人用,两人紧贴在一起,彼此有-点风吹草 动都能清楚知晓。

    宁馥有点不好意思,但大概真的是因为没有得到宋持风给予的满足,就像

    是喜欢的店关门后随便找了一家点填饱肚子,虽然吃饱了,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她说不和宋持风做到最后一步也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,小姑娘把手抽回来,脸贴着男人的大臂,像-只猫儿似的轻蹭两下:不要了。

    干嘛不要?宋持风却更加用力将她揽紧,让她能更紧密地依在自己完好的那-侧,起来,我给你再弄出来-次。

    宁馥立刻否决他的提议:医生说你不要乱动比较好。

    嗯,所以我不动。男人轻笑:你以为我要拿什么帮你,跪上来。

    宁馥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第二次跪到床上,宁馥的心境同第-次区别很大。

    她双腿张开,私密处正对着男人的脸,被他视线扫过,皮肤下燃烧着熊能烈火,肉瓣肉蒂不断颤抖。

    宋持风居然还要帮她舔出来-次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一眼,有些不确定地说:你自己没关系吗

    还好。宋持风也不想故作潇洒,只是他的女朋友都已经做到这一步,虽然距离初衷南辕北辙,但他确实不舍得叫她再看着他的血迹哭得梨花带雨,来,下来-点。

    不过明天开始还是别让宁馥给他擦身了。

    一次还能咬牙扛过去,再来几次,怕是神仙都扛不住。

    宁馥将信将疑地坐下去,私处便被男人的双唇稳稳地接住。

    阴蒂被男人含入口中,舌尖打转讨好,让她根本-秒也忍耐不住,难耐地吟哦出声:哈啊嗯宋持风嗯

    他的唇舌好烫,无骨的舌带来的触感格外奇妙,宁馥哪怕已经体验过一次,这一刻依旧被刷新上了一股难得的新奇感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极懂得要如何讨好她,舔,吮,在她已经连呻吟都开始颤抖的时候,再重重-吸,几乎将她的魂儿都要一并从身 体里吸出去。

    呀啊宋嗯哈啊啊

    宁馥被他舔得头皮发麻,蜜穴仿佛裂开一道口子的高压水管,不住地瑟缩着挤出更多淫水蜜液。

    她双手撑在病床床头后的墙面上,大腿根被男人抱在手里,调整位置也浑然不觉,只知道宋持风用双唇封住那道细窄的缝隙,上-秒还温顺柔软的舌如同忽然从内生出一道铁骨, 蛮横地刺入她的软穴之中,搅弄乾坤。

    贴在墙上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攥握成拳,快乐的酥麻感从尾椎骨迅速攀升,叫她整块后背连带后脑都一并陷入到那片密集的雪花点之中。

    女孩的后背开始不自觉地紧绷,平日里藏在雪腻皮肤下,只隐隐可见肌肉线条也变得清晰,变得愈发凌厉。

    宋持风

    她的喘息与低吟在男人柔软而不发力道的舔弄中被不断拔高,最后叫出宋持风的时候,几乎只剩一缕气息,仿佛真如山顶强势掠过的一道风般掠了过去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