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词:校园扮猪吃虎强娶豪夺反抗扇脸X药lay轻度折磨?()9300+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关键词:校园扮猪吃虎强娶豪夺反抗扇脸x药play轻度折磨甜文

    爱发电:yμSんμщμЪíz.cóм(yushuwubiz.com)由芝麻赞助此方案~

    *

    一缕秀发轻抚过他的脸颊,软软痒痒。没有距离的距离,鼻腔内涌进一股异样的香甜。

    那是洗发硬e的味道。

    柔软的臂膀碰撞在了他的身体上,却没能撞击他分毫的移动,倒是女孩儿手中抱着的课本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匆忙道歉,蹲下来收拾课本,纪千俞视线落到蹲在他脚下娇小的身体上,一头齐肩发披散着掩盖在瘦弱的肩膀,女孩儿手指细长,白玉葱葱捏起课本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他蹲下轻声道了句没关系,帮她捡起地上掉落的那只黑色中性笔,一眼瞥过了她精致的侧脸,大概是跑得太急促,脸颊泛着几丝红润,两三根发丝黏在嘴角,小小鼻尖吸红,张着唇微喘呼吸。

    不等他捡起那根笔,就已经被她抢先拿了过去,只再次落下两句对不起后,起身跑了。

    男人撑着膝盖重新站起,在周围路过的大学生中,屹立独行,高大的个子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他并没多在意,拿着手中黑色的公文包,也朝着她跑去的方向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纪律师!”

    综合楼下,几名大四的学生手中拉着欢迎他回母校演讲的横幅,身后跟着两名老教授朝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教授。”

    对方眼睛笑的皱纹挤在了一起,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好久不见啊,能邀请你一次我们也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,最近手头案子多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,这些天的确有些时间,回来看一看母校也不错。”他言笑晏晏,唇角漾出好看的弧度,模样总是轻柔如水,看起来很好说话。

    那教授点点头,邀请着他进去,询问道:“家里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,替我向你爸妈问个好。”

    他嘴边g笑默不作声的点头,短侧微薄的刘海垂下,遮挡在浓密睫毛前,不露声色。

    解开脖颈前衬衫的两个衣扣,若隐若现的锁骨棱角暴露在灯光空气之中,沉稳磁x的话语声,很快充斥在多媒t教室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台下叽叽喳喳的声音由大变小,又由小变大。

    这里坐的基本都是政法大学的大一新生,即使规定了不能拿出手机,可他在台上还是看得一清二楚,那些闪光灯一个个照着他很是起劲。

    纪千俞语气威严了几分,眉间稍一皱,嘈杂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关于这个案例,我能教大家的只有这么多,若是你们感兴趣,可以在网上搜到全部案件详细过程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便瞧见了坐在第四排中间的女生,认真埋头记着笔记,齐肩的长发从肩侧滑落下来,以及她面前堆的课本,很快想到是在门口撞他的那位。

    省去了提问环节,他就算用头发丝去想,也知道这些学生能问出什么问题,而他向来不喜爱将yin干死暴露在外。

    演讲结束后,跟着四位教授去了很久没去过的学校食堂,周围跟着三名大四的学生,不停的朝他询问着,跟他们分析案例太过沉陷,整个食堂就只剩下他们互相交谈的声音。

    直到一阵突兀的欢笑声,才y是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前面不远处的四人桌,坐着三个女孩儿,不知是聊到了什么,她笑的齐肩长发在肩膀上不停的颤抖,双手抓着筷子戳了戳对面的人。

    大概是她眉眼都长得太过标志,显然是刚长开的少女容貌,浑身清透散发着独有的香甜,穿着一身米色针织马甲和白衬衫,青春焕发,才让他三番两次都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她正笑得尽兴着,眼睛眯成了月牙弯,裂开嘴角欢乐荡漾在脸上,巧的是抬起头,便对视上了他的目光,笑容赶紧收敛了些,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默不作声,还是控制不住低下脖子,埋头笑着。

    纪千俞眼皮一跳,眯了半分。

    坐在他对面的教授往后看去,回头对他说:“现在的新生可是努力着呢,你瞧的那个学生啊,才大一刚入学半年就申请奖学金和贫困资助,学习成绩也在名列前茅。”

    他收回了视线,垂下头抓紧手里的筷子,夹起一颗西蓝花问道:“陈教授现在还关心这种事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你可真是误会我了,咱们大学申请奖学金的新生太少,何况是半年就能拿到这么一笔不小数额的奖金,我也只是听她导师偶然说了一句就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优秀的学生再培养培养,想来最后能入到我的名下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陈你这么早就挑学生,不讲道德了吧,现在就你手下的学生多着呢。”身旁的三位教授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,纪千俞驱车到了市中心区的警署门口,来拿案子的笔录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停稳下车后,两米高的墙头忽然窜下来了一抹身影。

    他楞了片刻,甚至没想着躲。

    “毟赡惚鹋埽 本鹗依锩娲匆荒腥说暮鸾小

    纪千俞反应敏捷的上前抓住那人的胳膊,猛地朝着水泥墙甩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是少女娇软的喘声,让他眉头突然间骤跳。

    待眼神适应过路灯焦h的光线,他才看清面前这个女孩儿的容貌,背靠着墙壁,捂着被撞痛的肩膀,黑色发丝气喘吁吁的黏在嘴角,朝他露出警惕清透的目光。

    互相看清来人时,脸上的表情皆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翻墙跑什么?”

    女孩儿咬着水润的下唇,倔强的低头,拉着自己被他给拽住的胳膊,试图抽出来。

    “说话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语气明明很平静,却有股不可拒绝的命令。

    警署里面跑出来了两名警察,见到这一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纪律师,你赶得可真是巧啊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看着他们:“她犯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服务生在餐厅里面跟人打架,用盘子把一个男的额头给拍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服务生?”

    纪千俞俨乎其然的皱起眉。

    手里抓住的胳膊明显哆嗦了一下,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西装衣角,往下扯了扯。

    男人把她的小动作全都收进眼底,盯着她垂下来的睫毛。

    没等他们开口,就听他说:“这是我律师所里面的员工,有什么事我来解决吧,把详细的过程跟我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纪千俞拽着她的胳膊往里面走,那警察讪讪笑了笑:“那看样子,是得说说理了,里面那个男的正在那大吼小叫呢,纪律师你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。”

    原因再简单不过了,是那男的先揩油另一个服务员,骂人的话难听了,这女孩儿拿起盘子砸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逞英雄,还想着翻墙逃避追责。”

    夏鸢抓了抓自己身上的安全带,低下头窝在副驾驶里说了句对不起。

    “我会把,您赔的医疗费还给您的,请您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学校。”

    政法大学有个规定,凡是学生出来打工都要上报给辅导员,经过允许后才能去,可大部分的都是做自己本专业的工作,才能通过审批,未经允许被发现,面临着处分,更不用提奖学金的事情,这也是她要翻墙逃走的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但如果你今天真的逃了,等那些警察找到你,你可就会被学校给劝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打算学法律,却连学校最基本的规矩和守法你都不遵守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明天就会辞职,请您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学校,拜托您纪教授。”

    他敲了敲方向盘,转头看着她:“你口中的两句对不起,有哪一句真的要打算悔改?可能你是怕我告状才紧张保证,但下一次还是会偷摸出来打工赚快钱,奖学金不够你花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要怎样才能让您相信我的诚意,您才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学校。”夏鸢委屈的把声音压到了最低,撅着圆润润的樱桃唇。

    看的男人头疼。

    别过头去,注视着窗外拧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二十四年来,他从没有过这么烦的一刻。

    在他下定决心的那一瞬间,女孩儿又用软软的声音喊了一句:“纪教授?”

    他摁下手刹,手掌扶着方向盘转动,驶离了这地方。

    “陪我一晚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夏鸢睁大了清澈的双眼,难以置信转头看着男人衣冠楚楚的容貌,况且还是个律师。

    不,不太可能是她想的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可当她站在三十八层的公寓楼客厅里,她真觉得不太妙。

    男人换了一双灰色的拖鞋,扔在她面前的很明显新买的蓝色拖鞋,连标签还没拆,估计是给客人准备的。

    他剪断签后,走去厨房接了一杯水,一手插兜,将玻璃杯放在嘴边,咕咚两声咽下去,用冷水平复着内心的急躁,看见她换好了鞋子走进来,娇小的人全身紧张的拽着自己衣角。

    他将杯子从嘴边拿开,吐出了威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脱。”

    夏鸢不可思议往后退了一步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答应我了,陪我一晚吗,你以为让你陪我是做什么的,这么简单都猜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果真是她想的那个意思!

    “不是,纪教授你误会了,我没想过要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觉得你会亏。”他将茶杯放在玻璃橱柜上说道:“结束后我会给你钱,你不是缺钱吗,在能力范围,你想问我要多少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卖的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你卖。”他一本正经的像是在谈判,手指已经移到了衬衫上,慢慢的往下解开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成年人的互相需求罢了,我也不觉得你现在能走出这个门,比起失学来说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她双唇颤巍巍抖了两下,所有反驳的话都被堵死了回去,咬着牙。

    感觉起来她的确不亏,这个男人,有势力有钱,能给她想要的,况且她也不是什么装清高不要钱宁愿失学保住身体的傻子。

    “脱!”

    他的衬衫衣扣已经只剩下最后三个,若隐若现的胸膛和肌肉冲入眼里,夏鸢拉住自己身上的针织马甲,从头顶上脱掉,静电划过衣服,凌乱的发缠绕在脖颈侧边。

    她就在这一秒后悔了,万一这个男人是个老手,也对其他女人这样威胁过,不知道胁迫了多少的无辜,她就算出去报警还有出路!不但如此或许能让他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于是掉了手中的衣服,转身朝着大门就跑。

    男人迈起长腿三两步的就追上她,一只胳膊轻松搂着细嫩的脖颈,朝着走廊里的一间卧室拖去,在她耳边,笑声沉沉的问。

    “脱都脱了还跑什么呢?可别b我对你用点特殊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不想!我后悔了!如果你敢强迫我,我就可以去警察局告发你强奸过不少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从喉咙里发出的阵阵闷笑,很是性感:“谁告诉你我强奸过不少的女人?只有你,是唯一让我破格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额啊!”

    他的手臂很有劲,勒住她的脖子,使得她动弹不得,推开卧室的门,将她甩了进去,重重关上,打开了灯。

    这里正中间就是一张铺着灰色床单的大床,干净整洁没有一丝异味,除了三十八楼之高的落地窗外,没有任何的出路。

    夏鸢看着他漫步b近,紧张得心脏狂跳,呼吸紊乱的节奏,往后一边退一边与他纠缠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,再商量一下!我真的不想,你已经在强迫我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强迫你又如何?”

    他笑的坦荡已经急不可耐,突然朝她大步走过来,夏鸢慌乱往后退着,结果正巧被床边绊倒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主动,这可是你自己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不不!你别,别!”

    纪千俞闭眼睁眼都是她这清纯的少女脸,邪念已经在大脑中缠绕了他好久,撕扯开那衬衫的力道,也将她皮肤给勒痛的哭叫。

    “裤子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来脱?”他压在少女身上,居高临下的俯瞰询问。

    但实际只给了她一秒的思考时间,便解开了纽扣。

    夏鸢有心理准备,可还是受不了他狂躁的行动,火烈的眼神似乎是要将她活活生吞,身下触碰在冰凉的空气里,她只顾捂着穴口低声啜泣,在男人力道之下被压制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呜我,我是第一次,纪律师,我真的很害怕啊!求求你呜啊!”

    最后的底裤也被扒开了,她的双腿被强制往两侧分开压下去,越是叫他律师,他就越是觉得自己是个禽兽,咬咬牙解开了皮带。

    “叫我的名字,纪千俞!”

    “纪千俞……纪千俞!纪千俞!”

    她慌乱不停地叫着,见到那根从他内裤中脱出的凶猛可怕的长物,缠绕着几条青筋勒紧在上面,火热的温度抵在了她的下体前。

    “啊,啊啊不要!呜呜我真的,好害怕,害怕啊!”

    额头布满了汗水,男人也是第一次,不知该如何去做,可他忍不住,盯着稀疏毛发下那团嫩粉的阴唇,听着她悲哀的哭叫,只想用力插入进去。

    可他也的确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冲破着干涩的阴道,和脆弱的一层膜,接连捅破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爽的他已然没有理智,可身下的人就没这么好过了。

    夏鸢怕疼,是那种痛到稍一用力,一块皮肤都能红紫起来的地步,更别提这般撕裂的剧痛,她指甲凹陷在了男人手臂的肌肉里,嚎啕大哭的仰起头哀求他退出去!

    “痛,痛啊啊!出去,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呜呜啊求求你了,我求你了出去啊!”

    带血的肉棒从她阴道中剥离,总算是有了丝丝顺滑,他猛的插入进去,挺动的更是顺畅,少女尖叫声撕开,刚才惨白的脸蛋,此刻痛的胀红。

    “额啊,啊啊好痛,真的好痛……我受不了的,出去啊!”

    她不顾一切的对他拳打脚踢,只想快些让体内的异物抽出去,下体那根插入进自己身体里的东西,从腹腔中涌到穴口一阵窒息,让她喘不过气,用自己的一巴掌,不小心甩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纪千俞眉间凶煞一皱,猛地低吼!所有温柔刹那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活腻了吗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她的脸瞬间被扇的扭过去。

    夏鸢捂着肿起来的脸哭的更凶狠了。

    茫然的眼里蓄满泪光,还在委屈自己凭什么会被扇,屈辱感从头到脚蔓延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她软弱无力的拳头捶打着他的肩膀反抗,被身上的男人指着鼻子警告:“我脾气没那么好,你要是再挑战我的底线,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什么啊……什么啊!明明就是他在强迫她啊!

    “呜呜呜我痛,我好疼!求你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男人并不吭声,眉眼紧绷严肃,抬起她的大腿,跪在身下朝着带血的阴道里拼命撞击,抽插节奏越来越快,巨硕的长物沾满血液,噗滋噗滋插进去拔出,将她平摊的小腹给抽出了一条粗大的痕迹,跟随着他抽插的节奏在变化。

    “啊,啊额……不行,啊,啊啊!”

    声音已经控制不住了,把她顶的四处淫叫,明明疼的屈辱,她眼泪掉得越是凶,感觉到男人把她操的残忍,龟头插进子宫里面,生生撑开一个洞冲入进去!

    夏鸢爆发出一阵剧痛的哭声,双手捂着肚子扬头弃泪哀嚎!

    “肚子,肚子撑开了!滚啊,滚啊啊!”

    她又一次尝试着抬起手去反抗他,伸出指甲往他脖子用力一挠!

    这个举动被他看穿半分,在被挠出更狠的伤口之前,抓住她的手腕摁了下去,纪千俞已经不悦到了极点,朝她另一侧的脸上扇打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让你别挑战我的底线!”

    “呜——呜呜呜!”

    这两巴掌,扇得她脸扭过去,打的不重反而很麻,全是侮辱。

    夏鸢真的打不过他,她已经不敢了,认命的接受着男人在她体内无限的冲刺,带血的肉根朝着阴道抽插摩擦,次次穿透泥烂的媚肉,她疼的咬住牙,去抓住身下的灰色棉被,胸前裹在内衣里的奶子也被他给抽了出来,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插入,甩的上下模糊,坠的穴口骤痛。

    男人低下头,在她身体上细细的亲吻着每一寸肌肤,含过挺立起来的乳尖,湿润舌头绕着乳晕打转,沉重的呼吸,温热喷洒在水嫩的皮肤上,来抚平她哭燥的内心和疼痛。

    “乖一点就好了,乖,别再乱挣扎了,知道了吗?我插慢些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声温柔,她再也忍不住,泣不成声的呜哇抱住了他的脖子:“求你呜,轻点,轻点。”

    后来他也的确真的轻了,可无套内射在了她的阴道里面。

    夏鸢已经累疼的动一根指头都格外痛,在被他抱着去浴室清理身体后,就忍不住睡着了。

    说好的是陪一晚,但实际上并不打算放她出去。

    早上就发现自己被锁在了卧室里,脸上和下面还都被涂了药。

    夏鸢隐隐知道他为什么不放自己走,无非就是自己拿着身上的这些伤口去报警指认他强奸。可精液被洗掉了,就算她真的报警,夏鸢想想,既然是无套内射,那也应该能去医院检查出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,大门反锁的很严实,也不可能从三十八楼跳下去。夏鸢裸着身体,把自己缩在被子里,如他所愿,乖乖等着他回来。

    纪千俞难得见她乖了,将带来的午饭放在床头,一一打开,喂给她吃。

    她抬手就痛,委屈的撇着嘴巴,看着他不怎么温柔的表情,没志气张开口,去吃他一勺又一勺喂进来的米饭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什么时候能放我走?”

    “等你身上伤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跟她想的一样。

    夏鸢吸了吸鼻子,这幕落在他眼里,憋屈的涨红嫩脸,含着湿漉漉水珠,让人更想欺负半分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今早理智清醒发现自己做的的确有些绝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别想着出去之后就能跟我撇断关系,你不是卖的,我也不是,我的第一次你要负责,你的,我也负责。”

    她震惊,放大了瞳孔,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是认真的吗?

    “明明就是你强迫的我啊!”

    纪千俞不急不慢挖着一勺米饭,懒懒的抬眸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出去之后,你身上的证据都会消失,如果你妄想着用公寓楼里面的监控来报警,那我也可以说,是你为了堵住我的嘴巴,不把你出去打工的事情告诉学校,从而主动勾引我。”

    她头一次居然气得这么无语,双手发颤。

    “亏你还是政治之家出生被培养出来的苗子,律师届年轻人的标杆!居然敢用你擅长的领域来做强迫我这种事,我真想知道那些教授看到你这副模样,会不会被恶心透了!”

    他倒是没生气:“看来你还调查过我。”

    昨天在学校门口撞到他,又在多媒t教室看见他上台演讲,她就慌神的去查这个男人的资料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领着高额的奖学金和贫困补助,还要去外面打工?家里人不给你钱?”

    她撇过头躲开面前送进她嘴边的一勺米饭。

    “我没家人,我从小缺钱缺惯了,想多存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他笑着,眉宇间的温柔有些不怀好意:“我会等到你法定年龄跟我结婚,现在你所在的这里一切,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一定确定我会跟你结婚,我跟强奸我的男人结什么婚?”

    纪千俞挑挑眉,轻描淡写的一句:“那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上,现在还肿着那两个被扇出来的掌印。

    夏鸢气不过的抓着被子,委屈的泪珠渲在眼眶里快要掉下来,见他递过来一杯水,不可拒绝的命令严肃道:“喝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想什么,生气的仰头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后听他说:“跟你做爱,我不知道怎么让你舒服点,咨询了些朋友,x药是个不错的助攻方式,这一次肯定会让你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震惊的抬头看他,捂住自己嘴巴:“我不吃!”

    “可你刚才已经喝了。”

    纪千俞笑着拿走她手里的杯子。

    瞧见她惊恐的目光下,是毫无反抗能力的落泪。

    x药的作用没过多久便引上来了,她捂着躁动的心脏,大口大口粗喘呼吸,浑身紧绷的虚热头脑发胀,保留着仅有最后的一丝理智,离他远一点。

    可她忘了在这个房子里面就是他的天下,她就算再能躲又能跑到哪儿去?老老实实的被拽了回来,强迫跪在床上,下体已经流了很多水,等他的手指插进去,再拔出来后,两根已经被染湿。

    纪千俞满意的将手指放入嘴中舔干净,解开了皮带。

    “这副样子就别在我面前装了,给你喝的x药,今天泄不了四次,你的身体也会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哈啊热,救救我,快呜呜救我!不行了啊!”

    她现在满身都是骚痒,摇摆起臀部,放浪的面对着他的脸,左右生涩的扭动起来,嘴里还喘着淫叫:“求你!啊啊呜呜求你啊!好痒,救救我,快救我!”

    男人舔着自己发g的嘴唇,已经迫不及待释放出硬起的肉棒,在她屁股上抽了抽。

    “用发洪水的骚逼准备好,这就来满足你了!”

    粗大的肉棒没入洪水的那一刻,咕叽咕叽水声往里面不断拥堵着,直到密不透风的完全堵住,汁水横流的声音被插得越来越清晰,下体空虚的洞口,是强烈的满足感撑起来的腹部,让她即便是疼都觉得格外舒服!

    “嗯哈,啊满了,呜啊!”

    夏鸢爽哭了,发丝凌乱的披散在肩头,被撞的一甩一甩,微张开的红唇仰头依旧是喘息,难以自禁发出骚硬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“太满……了,哈,好快,哈啊冲进来了……呀!”

    他加速了。

    夏鸢哭着低下头,看着自己平坦的腹部上面形状在疯狂变化着往前推,感觉到内脏都被挤压成扁,骚穴流满湿滑,让她两条大腿根上都开始流满了淫液,往下染湿在跪着的床单上面。

    她一边哭着,一边挨操,从来没觉得这么爽过,昨夜才刚刚破处的疼痛,今天就能爽的她打死都不想离开这根肉棒。

    “啊,呜呜啊好爽!爽呜呜啊!哈……哈用力,太用了嘤嘤。”

    男人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炸开了,实在受不住她一股一又一股喘息的淫叫,将肉棒拔出来,夏鸢发浪的扭动着臀部,嚷嚷着快插给她!求他快插!

    纪千俞将人的身体给翻过来,面对着面,把她从床上抱起来,扶着两条大腿缠绕在自己精壮的腰上,娇小的身体被他稳稳托住,肉棒噗滋插进下体小穴内,贯穿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!好爽,呜呜啊!”

    她只能紧紧的抱着他脖子,仰头淫荡的叫个不停,胸前的两坨柔软,全都隔着白衬衫挤压在了他的胸膛上,弄得他只想将人活生生的操死!

    “你的浪穴1快要把我给夹死了,嘶!松一点!”

    “哈,啊好厉害,撞我,哈c,c啊!太快了……啊啊啊太快了,快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y囊急促啪啪啪拍打声,肉棒插到重影模糊,他托着她的大腿,两只手臂用力的青筋都绷了出来,咬着牙仿佛再骂她找死。

    屁股悬空在床的上方,泛滥的爱意粘稠的往下滴落,在床单上晕染开一朵朵湿润的花,交融的性器,啪啪的连接在一块儿,身下水痕染湿的范围越来越多了,那些水就像流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纪千俞仰起头命令:“张嘴!”

    她双颊娇红,眯着眼淫荡的张开口,湿润的舌头朝着她口中扫荡进攻起来,交融的舌尖在互相抵触,胡乱纠缠在一块,运渡着彼此口腔里的唾液,越来越深入,缠绕的口水滋滋作响,却还是没能超越身下捅入水声里的淫液音。

    他瞧着那张淫荡的脸蛋,低哑声发出磁x的笑。

    “这张小嘴虽然倔的不行,倒是甜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啊。”夏鸢喘着呼吸,无意识的伸出舌头,还在朝着他索吻,男人闭上了眼睛与她纠缠,陶醉的放肆在插入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淫液几乎染了一床,这一天还很长,仿佛永远都熬不到结束,她张开的大腿,自始至终没有闭合过,容纳着男人的性器,捅没在浪穴1填满空虚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她无厌求取着期待在男人身下得到高潮,真正尝到了这插入的舒服,待巨大的肉棒没入,水流的不知疲倦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哪次做爱开始,夏鸢逐渐接受了纪千俞对她所有强迫以及顺从给他,她表现乖的时候,这个男人对她很好,只要她不无理取闹的反抗,她所想要的一切都能被他满足,不会被打,不会被他在床上强迫收拾一番。

    或许是她逝去双亲过早,从来没接受过一个真正亲人般的融合对待,等她发现爱上与他的感觉后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成熟的男人向来有手段,知道怎么收服一个乖乖的猎物。他会看着她学习,照护她的生活,退了学校的宿舍,住在他家里,男人每天准时接她放学带她去事务所或者回家。

    贫乏的私生活,都被他填满。

    工作的那些同事和下属,都知道了纪律师金屋藏娇有个小未婚妻,还是他母校里的师妹,两人手上带着对戒。

    那女孩儿一来就乖乖的,笑时还甜甜的把人暖的缴械投降,纯洁的像个白兔,可显然不谙世事,被大灰狼给叼走了。

    纪千俞处理完工作后看表已经是九点多了,出去找人,发现在别的工位上跟助理和实习律师聊天聊的正开心,瞧见他出来,捧着手里的红糖水朝他跑过来,穿着到膝盖的短裙一蹦一跳,仰头笑的乖甜。

    他瞧着那杯红糖水:“生理期不是已经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多喝点,怕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含含糊糊,纪千俞一时没懂,肉了肉她的肚子,抓过衣架上的风衣披在她的身上:“走吧回家,今晚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可以。”她笑眯眯仰起头来,眼里笑的有些狡黠。

    男人不着头脑的舔了舔下唇,眯着眼似乎是在她打量她那点小心思。

    坐上车后,夏鸢脱了风衣扔在后座上,他正想转过头提醒她系上安全带,便看见她双腿打开,掀起了大腿上的百褶裙。

    刹那间他瞳孔紧缩,头皮都麻了。

    女孩儿捻着裙边完全掀开,歪头朝他舔了舔嘴角,那粉嫩嫩的花穴,一整个完全倒映在了他的瞳孔中。

    “n1tama——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

    夏鸢缩着肩膀朝他抛了个媚到极致的眼神:“你想要?”

    他气的额头青筋都跳了出来,严肃的目光瞪着她:“你今天一天都没穿内裤!”

    她哼哼笑着不作答,故意将双腿分得更开了,把两条腿搭在座椅上,使得他看得更清楚些,瞧着那花穴是怎么一紧一合的收缩,还问他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纪千俞一直都知道她不是真的乖,却没想到能在他面前给骚到这种地步!

    少女委屈的蜷缩在那倚靠车门,掀开裙子在他面前班门弄斧着勾引,偏偏长得一脸清纯,天真烂漫,撅着小嘴,手无缚鸡之力的等待着他的临幸。

    他下体已经起了自然反应,别过头望向窗外,从牙缝中挤出来了:“c。”

    他快速发动起车子,朝她怒吼了一声:“把裙子给我放下去!”

    就这副样子让别的男人看见还得了,他想想在办公室里她一蹦一跳的步伐,都气的发疯。

    原来喝那杯红糖水,是早有目的,怕被他肉棒给撑到肚子疼!

    夏鸢听话乖乖放下了裙子,故意蹭在座椅上,扭动着屁股,看着他西装k下隆起的那团巨物,狡猾的勾起了嘴角,捏着嗓子娇滴滴道。

    “要快点哦师兄,人家受不了了,不穿内裤凉飕飕的好难受啊,师兄的东西好热,可以插满我的对吧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

    他踩下油门,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夏鸢拉上安全带系住,靠过去仰起头来,朝着他耳边吐了一口热气:“要快点哦~”

    纪千俞脸色强装淡定,冷笑扯起嘴角,幽深的眸子格外可怕,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扔给她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给你的辅导员请假,明天不用去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她捧着手机舔舔嘴角,看着疾驰的车速,不忘提醒他一句:“安全第一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从牙缝中挤出声音:“后天也不用去了!”yǔsんǔщǔьīz.cοм(yushuwubiz.com)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