ρò➊8ɡщ.Ⅴīℙ 关键词:下药产R体内S尿折磨断腿囚()7200+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关键词:兄妹下药产r体内射尿折磨断腿重口囚禁

    爱发电:yμSんμщμЪíz.cóм(yushuwubiz.com)由len赞助此方案~

    *

    茭白的花瓣绽放出纯净的白光,浅粉缝隙紧紧闭合,羞涩颤栗的蜜核,未绽放的花儿第一次满带娇羞的暴露在深沉的目光面前。

    带满娇滴的韵味,花核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当手指划过那顺缝隙时,呻吟声儿颤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”

    是一种轻声而不敢用力的呻吟,娃娃脸的圆润,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袖,晕满脸颊的绯红染至耳根后,眼中氤氲着水润蒙雾哭啼啼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,妈妈说,那个地方不能被人碰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,眼神流转在她youchi的脸蛋上,对着一个九岁的妹妹身下烫y,“妈妈说了,哥哥也不可以碰吗?”

    “呜…”她双腿敞开坐在床上摇头,红着眼睛委屈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只是说,不可以让陌生男人去碰,但我是可可的哥哥,不是陌生男人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这么想来也没有错,她弱弱的点头,“好像,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男生唇角勾起一抹极淡的弧度,推着她瘦弱的肩膀,“那可可躺下,让哥哥检查一下,下面发育的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她不解的往后躺去,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,“哥哥为什么要检查尿尿的地方啊?”

    “看看妹妹这里发育的怎么样,能不能塞进去哥哥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唔,不,不知道,那哥哥可以检查出来吗?”

    他弯起了眼角,“当然,哥哥以后的梦想可是要做医生的。”

    男生修长的手指抵住那条缝隙,稍一用力,撑开软的一塌糊涂的唇缝,往里塞入的越来越深,阴道里面的肉穴是粉色的,还在发育的小穴整个都是白粉嫩嫩,看着像个蜜桃。

    待整根手指没入,倪娇可忽然喊痛踢着双腿,发出呜咽哭声,小手搭在自己的腹部上,试图摆脱下身的物t。

    “出去哥哥,好难受,呜呜里面好疼!疼!”

    “疼?”

    他皱了眉,拔出来看,整个阴道还在拼命吸吮着他的手指往里紧缩,明明这么小的家伙什么都不懂,身体却要逼她理智成熟许多。

    男生发出沙哑的低笑,还在变声期中,嗓音格外的低沉。

    大概是太g的原因,他将手指拔了出来,肉着立起来阴蒂,整个小穴的光景都是粉色的,幼嫩的树苗还在发芽期,不能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“可可,这样有感觉吗?”

    她不明白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,一脸羞涩已经被无知的懵懂所填满,哥哥好像在拨弄着她下身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唔好痒啊!哥哥不要弄了,啊,别,别掐!呜呜哥哥!”

    他眼神瞬间一凉,放开阴蒂,朝着阴道再次戳进去,指尖碰到了几丝水润。

    “流水了!妹——”

    “娇可!快点睡觉,明天还要上学哦,把灯关掉!”

    楼下传来妈妈的声音,她想喊出声,“哥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秒就被男生给捂住了嘴巴,一根指头在床头暖灯的照射下泛着微微硬意的光泽,手指竖在嘴边,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悄然关掉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“可可记住了,绝对不能跟妈妈说这件事,爸爸也不行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眨着长长的睫毛,房间里面一时的黑暗让眼睛没有反应过来,只是扑面而来的热气,让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哥哥的脸,闷着声音问,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,安静的房间里突兀的沉声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敢说的话,我会在你屁股上挨板子。”

    她浑身一激灵,屁股甚至已经隐隐开始泛痛,娇嗔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吗!”语气突如其来的加重,胆怯的幼兽把自己双腿蜷缩起来,眼睛逐渐适应了黑夜的环境,呜呜点头。

    娇可生性软糯,是倪家来之不易的女孩,从小就被爸妈捧在手心里,没挨过板子,也最怕疼。倪墨秦却总是给她看一些挨板子的视频吓唬她。

    上面女人躺在床上一板一板的在屁股上打,哭的惨痛撕裂,她并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么成人片子,傻乎乎的让倪墨秦去救她,不要让她挨打了。

    找到了她的弱点,倪墨秦也尝到了甜头,总是威胁着她,自愿献出张开腿,朝未发育的小穴里捅来捅去。

    爸妈不在的家里,对她身体上胡作非为,可以说连奶子都几乎是他一手肉大的。

    娇可只是单纯的以为哥哥在检查她的身体,毕竟以后他是要做医生的,那现在就是她的私人医生,对他的命令总是很乖很听话,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倪墨秦毕竟是拿着挨板子视频每天威胁她的人,所以在她的潜意识中也害怕哥哥,会拿着板子打她。

    但毕竟,爸妈太宠她不是个好事,就连想给她破处也是件难事,事情指不定哪天败露,他做事向来小心翼翼,所以即便他将她身体摸得如何通透,都无法侵占娇可。

    而他一直等着一个下手的机会,眼前这块近在咫尺的肥肉,不能被别的男人抢占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在娇可十五岁的时候,那天正好是他大学毕业时,爸妈在赶来酒店庆祝的路上,出了车祸,惨烈的车祸现场油箱爆炸,三辆车里的人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倪墨秦接到医院的电话时,正在酒店看着空荡的包厢中,只坐了他和妹妹两个人,而剩余的两个位置上,再也不会有人来坐了。

    挂完电话,男人的唇角悠然勾起,如深潭般浅墨色的眸子,直勾勾的望着对面女孩儿,玻璃窗外骄艳投射在她的侧脸,眯眼迎着光望去,阳光洒落满整个可口的脸蛋。

    这才是,他最想要的毕业礼物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在笑什么?”她歪头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男人压下嘴角的弧度,弯腰起身,拿过凳子上的大衣,漫不经心道。

    “爸妈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用一个月的时间处理完两人的丧事和遗产分割,他也顺利进入了一家医院,资源后台的丰富,跳过实习坐上了内科医生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他一直心心念念占有的人,也在处理完所有事情之后,留在最后慢慢品尝。

    娇可还沉浸在爸妈去世的悲痛中没走出来,便被哥哥压在床上残忍的破处,连挣扎和反抗都来不及,那股她从未经历过的痛苦,双手将她压得动弹不得,身下插入异物的粗大,强行挤开蜜穴。

    她痛不欲生的哇哇大哭,嘶吼的声音在床上不断尖叫着反抗,被倪墨秦在奶子上抽了两巴掌后,啜泣着对他求饶。

    鬓角发丝凌乱,唇齿微张,嘴角哭声扯大的撕裂,发抖的身体被压在身下,一副任由揉捏的模样,男人经脉下流出性欲爆炸的鲜血渗入骨髓里。

    嘴角兴奋的时候控制不住,咬着牙也能暴露起扬起的唇角,猛烈迅速的进攻,用逼她手腕还粗的鸡8,攻击着出血的花穴。

    还如同,她九岁那般,花白粉缝,没有毛发,干净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粗紫的肉棒没入被撑大一个拳头的粉x,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感,那天晚上将她g晕两次,期间反反复复的醒过来,把她平坦的小腹用精液撑得鼓起来。

    求饶声,哭声,惨叫声,和不断命令着她张开腿闭嘴的吼声,一直到窗外天边翻起白肚,最后一次的精液射入,才终于将她放过。

    人昏死过去,因为下体裂开,导致一周多没有去上学。破处第一次的痛苦带给她印象太过深刻。

    接下来再想跟她做爱,无一不是强烈的排斥反应。

    娇可开始抗拒回家,放学的教室总会是她一个人留下,等到值日生都走完了,她还依然坐在那里奋笔疾书,不是在写家庭作业,就是在预习课本。

    她在整个初二成绩向来名列前茅,同桌是个一等一的差生,有时候见她留下来,也会跟着留下,娇可会给他辅导几次作业。

    “娇可,你高中想去哪啊?”周炀撑着下巴问她,她低头的瞬间,好像透过校服衣领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,被蚊子给咬了吗?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吊儿郎当的歪着脑袋,“那你学习这么好,大学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纤嫩的手指慢慢攥紧了水笔,戳在纸上用力下陷,语气坚定沉意。

    “读法律。”

    “呼,酷哦。”

    “倪娇可!”

    班主任的声音从走廊透过窗户传进来,打开前门,看到她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在教室啊,学校都已经要闭校了,你哥哥在外面等着急,你们两个快点回去吧!”

    班主任回头看了一眼,笑道,“倪先生,娇可的确在这,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面色顿住,看着男人欣长挺拔的身姿出现在门口,压低眼皮,眸中笼罩着一层凉彻的雾,高大的身姿,穿着黑色风衣给人的压抑感直冲心头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在她身旁坐着的男生,眉眼透着一骨子冷淡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点?”

    周炀低下头,小心翼翼在她耳边说了一句,“你哥哥怎么变得好凶啊!”

    这副低头交耳的模样,他直接走进了教室,拿起她的书包,抓住她胳膊便往外拉着走,临走前对班主任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一路上都是一张忍怒的脸色,回到家,她抱着书包想去爸爸的书房写作业,被男人抓回来,扔下她怀里的东西,一路拖向卧室。

    “脱衣服。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,抓住宽大的校服衣角,不甘愿的站立不动。

    倪墨秦坐在床边,脱了黑色风衣,内搭白衬黑k,交叠的长腿,眼中潭水沉静望着她,淡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我动手吗?”

    气势倏地弱下来,抬手拉下校服拉链,将里面白色t恤从头顶扯下,拽着校服裤子也一并脱下来,当着他的面脱完了全身,穴口布满掌印和淤青,脖子也全都是他吸吮的红色吻痕。

    在白嫩的皮肤上,熠熠生辉,彰显的红痕甚至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她胆怯的抬眸,望着他脱下裤子,解开皮带和拉链,剥离内裤,露出那根硕大的淫物,下身隐隐作痛,看到那东西,便让她恐惧的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,倪墨秦抓住她的手臂逮过去,身子背对着他,托起柔软的腰肢,另一只手扶着半软的龟头,慢慢对准她肿裂的x。

    “今天给你点润滑。”他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几近是她拳头大的龟头,捅入涨开的阴道塞入,就难受的脚趾蜷缩,腰被搂住,动弹不得靠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哥哥呜……什么,什么,你射进来的什么啊!”

    滋流声冲刷在紧致的阴道里越来越响,伴随着热流涌进来的温度,她的腹部也在逐渐胀起,娇可恐慌的尖叫着捂住肚子,想要挣扎,被腰上的手固定的死死。

    只听耳边男人含笑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尿,我灌给你的,可儿。”

    尿……

    “啊不要!不要不要!拿出去,不准尿在里面,呜呜啊不准啊!”

    她胡乱踢着双脚,在她挣扎中硬起来的肉棒又往下坐了半分,撑裂开的阴道,只听她惨痛无比的尖叫着倒在他胸膛上痛哭!泪水一道又一道的从水灵的眼眶中冒出。

    身后男人大手掩盖在她微鼓起的腹部上,从肉棒感受着极致紧嫩的阴道,就快要尿完了,舒服的在她耳边轻声倒吸着冷气。

    “可儿,哭得再惨谁会来救你呢,最近每天都回来的这么晚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小心思,你逃得了我吗,嗯?”

    “呜,呜!”她哭的气息不稳,说起话来停顿欲扬,愤恨仰起头,“我讨厌,你,讨厌你!爸妈在天上,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呜呜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他笑声清脆悦耳,“可他们毕竟又不能死而复活变成人,死了就是死了,可可,好好认清这个事实。”

    男人大手绕过胳膊,抓住柔软的奶子,在手心中变换成各种形状,目光贪婪,“今天我可是带了好东西回来,可儿。”

    为了防止身下灌进去的尿液,操的时候会流满一地,抱着人转移到了卫生间里,顺便将他拿来的东西,从包中掏出来。

    抬起她的一条腿,将她整个身子翻了个身,面对面,阴道里粗大的鸡8活生生拧了一圈!

    “额啊啊!”

    娇可满眼恐惧看着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针剂,扒开针帽,银色尖锐的针头,在灯光下闪的刺眼,如同碎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打颤的声音十分明显,修长的手指摁在她左穴口的一处,细细摩擦着,摁来摁去的似乎是在找位置。

    “呜!哥哥,哥哥你要干什么,我不要打针,我不啊!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他突然低吼,声音严肃的呵斥她,“要是扎错你的小命可就没了,给我老实点!”

    娇可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真假,可当他拿着针刺入她的皮肤中,她明明害怕的想摆脱,身体却还是一动都不敢动,眼睁睁的看着针管里面半根液体全部推入了她的皮肤中。

    咬着苍白的唇哭的声音嘶哑呜呜。

    然而还剩下半根多的液体,打在了她的另一个性部同样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身体燥热的像是被放了把火,直接燃烧到胸腔,稍有呼吸,穴口的炸裂感便强烈异常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穴口的异样,看着奶子越变越大,像个皮球一样,完全涨圆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难受,救我,救我啊呜呜!”

    坐在浴室冰凉的地上,背靠着浴缸,身下还插着男人的淫物,恐慌的伸出手,胡乱的在半空中挠来挠去,穴口痛的好涨,大声哭了起来,“救命,呜呜救命啊!”

    倪墨秦嘴角勾着弧度,捏住她涨起来的奶子,稍稍用力一挤,从奶头突然飙出来的奶水,直接溅在了男人的衬衣上。

    娇可看的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呜哥哥……你给我打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催n针。”

    “不,呜呜不要!我不要流n,你快点别让它流了,哥哥求求你了,呜呜哥哥!”

    一口一个懵懂娇软的哥哥,听了让他胯下血脉喷张。

    “继续叫,别停。”

    索性抬起她的一条腿,直接架在肩膀上,肉棒堵住混合的尿液,突然往里冲击进去,里面有湿滑的尿进入的十分顺利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c,不要操我!哥哥你停下来啊!肚子,好涨!”

    娇可胡乱捶打着他的肩膀,撕扯的叫声尽管再撕心裂肺,也激不起他的同情,反倒猛操的时候,皮球般的奶子忽然上下弹跳起来。

    穴口越来越胀,从奶头中溢出来的奶水根本止不住,哗啦啦的像是下雨一样往下流。

    她实在忍不住了,想去挤一挤里面奶水,纤细的手指稍一用力的夹下去,喷出来的奶水足足可以s的几米远。

    不过都浇灌在了他白色的衬衫上。

    “呜,我不要,饶了我吧,我不要啊!”

    “嗤,可儿真是骚。一边说着不要,一边手又挤得这么兴奋,你的奶水果然很香,都喷在我衣服上了,还说不骚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骚,我不骚……都是哥哥的错,全都怪你,我讨厌哥哥!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了,我讨厌你啊!”

    嘶吼的尖叫下,完全没看出来男人眼底隐忍的怒气,弯起她一条腿,将她娇软的身子再次猛地转了过去,跪在坚硬冰凉的瓷砖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啊!呜呜干什么!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寡淡的双眼冷寂成一片冰凉,一言不发,摁着她的腰提起臀部,进攻骤然加快,卵蛋狂速甩打在阴唇上,紧盯紫色的巨根没入小穴,抽出来时带着大量的尿液,和翻出的y肉。

    “啊!啊啊啊……别操我了,奶子,奶子呜呜啊!”

    那两个鼓起气球膨胀一样的双乳,上下飞快的掠动,就像他的卵蛋一样,甩动的让人眼花缭乱,而从奶头溢出来的奶水也上下飙的到处都是,面前整个瓷白的浴缸上都甩上了她流出来的奶水。

    明明又痛又胀,奶头上的痒意却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她哭泣声断断续续,仿佛下一秒就要噎过去了,贪婪张大嘴巴捕捉氧气,双手只能撑着浴缸边缘稳住身体,一只手想要试图稳住自己甩飞快的奶子,轻轻压下去里面的奶水根本止不住。

    有的甚至已经飙溅在了她的脸上,张大嘴巴扯着口水银丝的哭泣,还能尝到自己酸甜的奶水味。

    “可可,哥哥的肉棒g的你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我不要了哥哥!求求你了,可可不行了呜……不要再操了!”

    他大手不由分说的朝她奶子上抓了过来,只见那奶头像是水龙头开到了最大,滋的一下全都喷了出来,痒意不止,她难受的只想撞死在面前的浴缸上!

    “啊啊啊饶了我!哥哥,哥哥啊!”

    两人身下的交合e处流满了骚味的尿液,掐着她哭惨的脸转过来一看,奶水甩的她整张脸上全都是白r色,嘴角还淫荡的挂着口水,那模样让男人忍不住的心生暴虐,继续掐着她的奶子施暴!

    “还说不骚吗嗯?你这副模样简直贱死了!”

    整个浴室中回荡着她绝望无边的哭声,满地的奶水和尿液混合在一起,弥漫着一股说不上来的腥骚味,性欲的糜烂,将尿液操进她的子宫,b着她三次高潮后,又灌进去了两次精液!

    直到最后,肚子里的尿全都被操了出来。

    痛烂的阴道流出了血,他仍然没有放过她。抱到了床上,一整个晚上,不断变换着含住她两边的乳头,用力吸着里面源源不断流出来的奶水。

    几乎要将她全身的水分都吸走,两个奶头被吸的咬烂,到最后,里面流出来的不再是奶水,而是血。

    倪墨秦这才发现自己做得太过,匆忙给她身体补着水分,才救回半死不活的一条命。

    梦里的人喃喃自语哭着叫爸妈,说着要离开他种种的话,本来打算不计前嫌,第二天多疼她一会儿的男人,脸色也在窗外照进来的月光中,悄然无声的变了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中午的娇可,眼睛酸痛的醒过来,奶子还在胀痛,水喝的不多,流出来的n也稀少,今天是周五,她想去上学应该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掀开被子要下床,忽然发现自己的左腿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右腿还能动,她以为只是腿麻,双手扶着腿放在地上,撑着床边,用力起身站起,下一秒狠狠的跌落在地面,下巴磕在地上,火辣辣的骤痛蔓延至全身。

    二楼传来的哭声,倪墨秦拿着一杯温热的纯净水走上楼。

    刚开门,看到的便是爬在地上,双手用力扒着向前匍匐前进的女孩儿,浑圆的奶子挤压在地面,溺出来的奶水流了一路,以及那张哭的惨白脸蛋,落满眼泪的朝他求救。

    “哥哥腿!腿不会动了,呜呜哥哥救我,左腿动不了了!”

    他手臂交叉抱起在胸前,握着杯子,歪头倚靠着门框,好整以暇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如看看你大腿上,有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恐惧的低头望去,一个细小的针眼,在肤白的皮肤上格外明显,周围还泛着青紫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哥哥,你给我打的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能让你左腿肌肉萎缩,再也动不了的药。”

    他语速很慢,一字一句让她听得清楚,然后看着她脸上变幻莫测,从愤怒,恐惧到绝望的表情,自始至终都欣赏的含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想离开我?”

    倪墨秦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来,手劲微重掐住她的下巴,可口的脸蛋仰起来,如深潭的眼眸压低了半分,用着不容反驳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这辈子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昨夜撕破喉咙的哭声,让她现在只能不停的掉泪,抖着g裂的双唇,看着他将门用力关上,“给我永远待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被他吸了一个下午的奶水,两个破损的奶头变得肿红泥烂,娇可靠在床头奄奄一息的倒着,宛如被抽走灵魂的躯壳,头发披散在肩头,目光无神。

    为了给她身体及时补充水分,倪墨秦特意拿了水壶上来,倒在杯子里给她喝,可颤抖的连手也托不稳,牙齿磕碰在玻璃水杯上作响,看着她咽下那杯水。

    窗外忽然传来了一道喊叫的男声,“倪娇可!”

    叫的还是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走去窗边望下去,那男生也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不只是昨天在教室里碰见过,他不止一次见过这个男生,在初一的时候也常常来家里找娇可玩。

    周炀跟在二楼的他对上了视线,扬着手中的作业本,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哥哥,娇可在家吗!她今天没来上课,我给她送卷子,顺便问她几道题!”

    娇可靠在床头,手放在被子上,捧着玻璃杯,似乎是听到了窗口传来的声音,她眼中的光泽有了波动,虚弱的唇互相上下触碰着,吐出浅浅的声音,“周炀……”

    楼下的人正兴奋的等着他的回答,就看见男人面无表情的瞪了他一眼,转身离开了窗口,并拉上了窗帘。

    周炀笑容僵在脸上,放下手,挠了挠头,自言自语,“是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给你喝的什么吗?”

    倪墨秦转身说道。

    窗帘遮挡住了外面的阳光,可依稀还是能从纱帘中透射进稀薄的光线,房间里变得灰暗又冰凉。

    她木讷的摇着头,只听他说。

    “是媚药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玻璃杯歪斜,手软没有托稳,直接从被子上翻下去,摔碎在木板地面,往四周溅开透明碎片,声响在房间里格外巨大。

    倪墨秦抿唇哼笑起,抬脚走过去。

    不急不忙的又从桌子上拿了一个他的茶杯,倒上茶壶里的水,又从地上的运动包中拿出了一粒药块,指尖松开,掉入水中,气泡咕噜咕噜的往上升起,药块很快融化开,变得无色无味。

    杯子里依然是杯清透的水。

    递到她的面前,“这杯是解药。”

    她几乎是直接抢过去,抱着咕咚咕咚的疯狂往下吞咽,最后一丝残渣也不留,慌乱的脸色才得以平复。

    可突然,穴口一阵压抑的急躁,燥热吞噬着她的理智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男人悦耳的大笑声,那丝慌乱,又一次重新回到惨白的脸蛋上。

    “这杯才是媚药,真是个傻孩子。”yǔsんǔщǔьīz.cοм(yushuwubiz.com)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