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万珠特别篇?父亲 УǔУéщǔ.čòm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碧荷八万珠特别篇父亲

    摩托车的马大发出痛苦的悲鸣,急驰的轮胎在h土地上扬出了一溜的灰尘,远处站着几个的黑皮肤扭头往这么看着,几个背着枪的半大孩子围了上来,嘴里喊着什么,骑着车的卡里因却丝毫没有减速,而是就着风声大声的回了一句什么,摩托车带着屁股后面的灰尘,风一样的拉过了这个小小的卡口。

    一辆黄色的吉普车一直缓缓跟在他身后,不疾不徐。车窗罕见的涂了黑色,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是什么。如果有熟悉军用装备的人在这里,自然可以一眼看出,这款车是花国很久以前就淘汰的404军用军马吉普——说是“很久以前淘汰”,那起码也是十年以上了。

    当年花方援建非洲,留下几台军用吉普,似乎也显得很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吉普车跟着卡里因又经过了几个卡口,最终停在一个院落前面。卡里因下了摩托车。刚刚一路上的奔放自由此刻早已经无影无踪,此刻他规规矩矩的,对门口两个端着实弹的壮汉说了什么。右边的那个黑皮肤的壮汉抬了抬枪口——吉普车的门打开了,踩着皮鞋落地的,赫然是一个h皮肤的花国人,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密码箱。

    来客相貌普通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父亲的客人。”卡里因说。

    “父亲就在里面等你们。”黑皮肤的壮汉舔了舔牙齿,抬着枪回答。他又看了看这个来客——相貌平平,可是来到这里却依然神色自若。提着箱子,来客一声不发,抬脚迈步,跟着卡里因进去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惟愿我犯下的的罪过能够得到您的宽恕。”

    卡里因站在门口,挺直腰并着腿低着头,右手放在自己的右肩上,神色肃穆。

    神秘的东方来客站在一旁,等着他的行礼,面无表情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等里面有声音传来“宽恕你”的时候,卡里因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来客点了点头,提着箱子,进入了房间。

    里面似乎有一个青年穿着白袍的身影。

    身材清瘦,黑发黑眼。

    相貌平平的来客进入房间一个多小时,再次离开的时候依然那么低调,手里却已经没有了那个密码箱。

    或许又隔了不久,一张密密麻麻的,写满了暗纹和无意义符号的纸张被人送出了小院。这张纸跨越重洋,进入了陆地,越过来车来车往的闹市区和衣冠楚楚的人群们,最后在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,被一双手放入了一束花束中。

    花束又随着谁的车倒了几手,进入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庄园。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指提着精致的水壶浇着花,慢慢走到了它旁边,漫不经心的,伸手轻轻捻起了它。

    “清平,我亲爱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漂亮手指的主人坐在宽大漂亮的书房里,低头看着哪怕解码之后,对于外人来说依然为不可读取的纸条。他周围的一切富足宁静,金碧辉煌,犹如天堂。和那纸条来源之地——那个白袍的黑发青年所处的贫瘠苦难之地,宛如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有联系。如之前所约,我每半年向你说明一次行踪。”

    漂亮手指的主人看着纸上的暗痕,睫毛微动。

    “毕竟你也是这次试验的资助者,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第三次信件。”

    “如之前的计划,我已来到了泰坦大陆。带着光明和解救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如我们之前所料想,资本和政治权力,都是改变羊群生活方式的工具。我要做的这个实验——寻找一个放牧地。通过顶层设计,平衡资本和权力,从而赐予羊群,绝对的公平和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让人血脉喷张的实验。光想一想,就足以让人激动得全身发抖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一个绝密的实验。一个只有少数几人知道的实验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之前已经做足的功课,也曾做过大量的调研和构思。但是到了这里之后,这里的情况和预计相比,仍有不少参差。”

    “但目前仍在我的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高深的理论和理想,对于食不果腹的羊群还没有一块面包重要。没有相关的思维培训,他们对“道理”的理解能力,并不会比猴子好上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我们已经尽力理解,显然这群羊羔的成色,依然比我们不能理解的地方还要低上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也意味着挑战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正事吧。前期的一百亿美金援金已经取得了部分成效,这是我身边围绕了一部分追随者的基础。但是如第二次信件所谈,我认为,这依然不是一种足够完成试验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羊羔们需要精神上的鼓舞,以激励他们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鉴于他们低劣的理解力和对自己被屠宰命运的无动于衷,我已经启用了预案第3.2条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必须对试验进度催化,以保证我们有生之年,能够见证到结果,而非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,他们称呼我为“父亲”。”

    “信仰,是羊群那低劣的大脑能够理解的力量。我将用信仰之力,带领他们走向完美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基金会和西方的鹰眼,仍需要你的掩护和斡旋。我们的教父态度依然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而现在,太阳升起之处,也开始和我进行试探X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但只是浅浅的接触,离建立信任还有很远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我的力量还很渺小,目前也不值得他们的关注和押注。”

    “清平,我亲爱的兄弟。世界的棋局已经在我们面前缓缓展开。我们已经从观棋人,到了执棋人。”

    “刀锋即将雪亮,血流即将成河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个世界已经沉寂太久了。不是吗?我们需要给它注入活力。弱者恒弱,强者恒强。这个世界,真的安静的让人生厌。”

    “新生,或者毁灭。我会把按钮交到他们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另,目前物资充足,但部分药品稀缺。请尽快说服基金会安排以下药品的定向援助。”

    “武器部分不需要担心,刚刚来过的来客表示他们的一批过期武器即将马上进入销毁环节,而恰好我的理念被他们欣赏。他们不介意多“销毁”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这也是他们的试探。”

    “愿试验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宇宙早日爆炸。”

    “祝好。”

    【药品清单】

    目光落在了纸张上,男人和生父神似的漂亮的脸上面无表情。漂亮的手指捻了捻。一簇火苗燃起,这页纸发h,发黑,然后燃烧了起来,飘飘荡荡的落在了砚台里。

    纸张燃烧完之后,一杯清水注入了砚台,灰烬飘荡,再无踪迹。

    “清平?清平?”

    下面有个女声喊他,“该下来去舞会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他站起了身。伸手拿起了砚台一泼,这点浅浅的墨水,全都消失到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大家心心念念的八万珠特别篇来了。开始写着本文的时候,真的没想到这本文能到八万珠。感谢所有的粉丝~不过这本文挂完结很久啦,以后也会显而易见的越更越慢啦。

章节目录